当前位置:万博客户端 > 党群园地 >
四岁才会说话用图像思考的左撇子爱因斯坦的秘
作者: MBX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2018-08-12 17:56

  在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提到了爱因斯坦的三件事:四岁才开始说话、用图像思考问题、左撇子。这篇文章我们来看看这些有意无意的习惯里到底隐藏了什么东西,这跟爱因斯坦的思维和大脑又有什么关系,这里是否会透露什么秘密。

  我们的大脑分为左脑和右脑,这种区分的方式我相信大家多多少少都听过,印象里生物书里也极为简略的介绍过。左脑和右脑的并不是简单的给我们的大脑区分一下左右而已,他们在功能上有非常大的不同。

  简单的说:左脑是负责语言、分析、逻辑之类比较理性的事情,我们一般把左脑称为逻辑脑,左脑发达的人具有很强的逻辑分析能力;右脑负责图像、直觉、想象力、创造力这些比较感性的事情,我们一般把右脑称为图像脑,右脑发达的人具有很强的创造力和艺术特质。

  我们都知道大脑是我们身体的中心控制器,但是奇怪的是:我们的大脑是交叉控制我们的身体的,也就是说,右脑控制我们身体的左边,左脑控制我们身体的右边。

  也因为如此,在同等情况下,左撇子的右脑会比右撇子稍微发达一些,因为他们在使用左手的时候就是对他右脑的一种刺激。而大脑这种东西是很典型的用进废退的,你越用越灵活,不用就慢慢衰退。

  为什么爱因斯坦说话比较迟呢?从上面的解释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说话(也就是语言能力)是很典型的左脑行为。爱因斯坦说话很晚就表明他的左脑发育得相对比较迟缓一些,而这极有可能就是被他自己的右脑给压制住了。也就是说他小时候优先照顾右脑去了,所以他的左脑就显得有点营养不良,然后他的语言能力就跟着受了影响。

  于是,这也能非常好的解释第二个问题:为什么爱因斯坦是用图像思考物理问题了。右脑就是典型的图像脑,爱因斯坦右脑发达,所以他用图像思考问题就再正常不过了。而一般来说,我们潜意识里都会选择自己更加熟悉的思考方式,比如我们习惯于用左脑思考,然后每次思考又都在不停的刺激左脑,左脑变得更加发达,从而更加依赖左脑思考,然后这就进入了一个左脑循环。

  第三件事就更加容易理解了,人体的左边是由右脑控制的,因此左撇子的右脑原本就被刺激得更多。但是,究竟是一开始爱因斯坦就右脑发达导致他习惯于用左手,还是因为他喜欢用左手刺激了他的右脑,这个因果关系到底是谁先谁后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两者肯定在不停的相互强化是可以肯定的。

  因此,从上面的分析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很重要但是没多少人注意到的事实:爱因斯坦的右脑非常的发达,他的思考方法和思维方式也都深深的打上了右脑的印记。这一点,对于解释为什么他有如此强的创造力和物理直觉(爱因斯坦有种令人惊骇的直觉:他能从别人提的公式里一眼看出这后面的物理意义,也因此爱因斯坦经常可以后发制人。比如普朗克和洛伦兹分别提出了量子的概念和洛伦兹变换,但是这两个人都只是把这东西当做数学手段,不认为他们有什么物理意义,但是爱因斯坦却能够从里面发现他们真正的物理意义)非常的重要。

  在远古时代,人类的右脑是强于左脑的,那个时代还没有系统的语言和文字,人类也基本上谈不上什么思辨能力,那是一个非常感性的时代。可以想象,在远古时代,因为没有文字记录,所以很多重要的东西都只能口口相传,凭着记忆力把他们传承下来。这一切,对右脑都是非常利好的。即便到了现在,这一习惯在很多非洲国家的一些古老部落里都还有保存下来。

  后来慢慢的出现了文字,出现了语言,人们可以把思想以文字的形式保存下来,于是人们对记忆力的依赖就没有那么高了。公元前6世纪到公元前4世纪是一个特殊的阶段,这一时期东西方分别出现了老子、孔子、苏格拉德、柏拉图这样大思想家,理性的光辉开始降临人间,人们开始学会了思辨,左脑擅长的逻辑分析开始大放异彩。

  到了近代就更不用说了,从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开始,西方近代科学的发展史,几乎就是一部理性和神的斗争史。最终人类的理性把虚无的上帝从物理世界里驱逐了出去,而在这个过程中,分析和逻辑推理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想想欧几里得是怎么仅仅通过分析和推理从几个显而易见的公理推导出整个几何学大厦的),这是左脑的巅峰时刻。

  左脑强大的逻辑分析能力把人类带入了理性时代,它使得人类可以远离最初的混沌状态。但与此同时,人类在一步步依赖左脑,依赖语言和逻辑分析的时候,右脑就不可避免的相对“受冷落”了。根据用进废退的大脑规则,人们对右脑的使用一代不如如一代,所以右脑的那些能力就逐渐慢慢被雪藏起来了。而一旦有些人有意无意之中把右脑的这些能力又开发出来之后,世人便惊呼这些人是天才。

  天才在不同的时代肯定是有他不同的定义方式的。我们现在以为天才的定义方式是绝对的,比如能过不不忘,一目十行的人是天才,但是这应该是一个相对的过程。

  比如我们现在觉得过目不忘、一目十行的能力非常惊人,那是因为我们现在已经习惯于用左脑思维了,右脑处于被压制的状态。左脑觉得记忆这些材料,高速处理信息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右脑却非常善于处理这些事情。在那些远古时代,在那些人类还是右脑主导的时代,这种过目不忘的本领是很稀松平常的,万博客户端,那么在那种时代,他们对天才的定义肯定就是那些有非常强大的逻辑分析能力的人。

  天才天才,关键还是在这个天字上面,为什么我们要把这种才能归结于天呢?还不是以为我们自己无法理解,他们的那种“天才”的能力对我们来说是未知的,无法理解的。

  如果我们现在知道过目不忘只是右脑很常见的一种功能,而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又有意识的在锻炼左脑的时候也锻炼自己右脑的这部分能力,大家都能过目不忘了,你还会觉得这种人是天才么?

  如果你现在知道了我们现在所定义的这些天才只不过是有意无意中发掘了自己的右脑的才能而已,你还会对这些“天才”羡慕嫉妒恨么(当然,科学界的那些创造性天才都是左脑右脑都很厉害的人,如果只有右脑厉害左脑的逻辑分析能力不行,那只能当艺术家当不了科学家了~)?天才的秘密如果突然被揭开了,会不会突然对自己更加有信心了?

  没错,我就是来给你打气的,只不过我使用的是理性的方式:如果天才是可以理解、可以操作的,那么他们能够做的事情,你又为什么不可以呢?

中科院logo